臺灣雷伊漢勒世界公民中心

薩米爾醫療援助募款計畫

薩梅爾.夏拉比(Samer Shalabi),出生在1991年的敘利亞第三大城—霍姆斯(HOMS)。 

兩槍擊中脊椎,一槍擊中肺部的他,因為戰地醫院資源不足加上嚴重誤診讓他承受了不白之苦。過量的麻醉藥使他昏睡數日,無人照看的困境下,慢慢出現傷口潰爛導致他必須截肢,經過幾番天人交戰,最後保下了右腿,保下了一條命,流轉到了土耳其。

在當今幣值大跌、通貨高速膨脹的土耳其,所有在社會底層的敘利亞難民首當其衝,雖然政府提供每個月1050里拉的救助金(折合台幣約莫2400元)給薩梅爾,但這情況對一位貧窮的殘疾者來說無疑是雪上加霜。

現在每天陪伴他的哈雷德(Khaled)時常能感受到薩梅爾的孤獨,在敘利亞的親人因為當權者的壓迫及控制,也不敢時常與他聯繫。明天與夢想——對許多敘利亞人來說是非常奢侈的,更別說病榻上身心每下愈況的殘疾者。能好好的活下去,期待親人的團聚,是薩梅爾內心最深刻的渴望。

 

成為幫助薩米爾的人, 

2年計畫, 一起來幫助薩米爾的醫療、復健、就職訓練

星星之火可以燃原, 讓一絲希望成為耀眼的明燈!

 

https://crm.taiwanreyhanlicentre.com/zh-hant/civicrm/contribute/transact?reset=1&id=3&fbclid=IwAR0Wh6LdSwGm5725qhxqaHWsfgQH9RxR3PO_tjR5gf7MJ8ckcZZLKzng-EM

一條褲子

薩梅爾他只有一條褲子,

 

這是一條黑色的運動褲,

 

就掛在他臥房的門後,

 

他的臥房在一棟老舊公寓的地下室,

 

而這棟老舊的公寓,就在我們台灣中心旁,

 

他的褲子殘破,同時沾滿了洗不掉的血與膿,

 

這血漬來自於他表皮潰爛,發黑的右腿。

 

一條腿

至於他的左腿,早在6年前已切除。

 

因為在敘利亞內戰中,薩梅爾加入叛軍。

 

在家鄉,背部身中兩槍,

 

造成了下半身永久癱瘓,

 

又因為誤診與戰地醫療不足,

 

最終導致左腿截肢、骨盆跟膝蓋鈣化、

 

及泌尿系統失靈,

 

確診為全身91%殘疾的重大傷患,

 

薩梅爾,僥倖活了下來。

 

一個朋友

是叛軍與政府軍的協議,

 

讓身為傷患的薩梅爾,

 

能撤離被圍城的家鄉。

 

是土耳其的緊急救難署(Disaster and Emergency Management Presidency ),

 

將薩梅爾從敘利亞轉至土耳其。

 

是土耳其的紅新月會負擔了他的醫藥費 ,

 

是另一位受傷的敘利亞青年–哈雷德,

 

在過去六年不離不棄的照顧,

 

讓他在每個月3000元台幣的救助金下,

 

活了下來。

 

一張床

這六年,

 

包著尿布、接著導尿管的薩梅爾很少下床,

 

3000元台幣繳了房租,

 

三餐便靠著鄰居的救濟,有一餐沒一餐。

 

他跟我說,是不是鄰居的狗,活得都比我好,

 

至少他們還能動,還有的吃。

 

面對他蒼白的臉頰,我無言以對。

 

他說,希望自己還能再站起來,走回家鄉,

 

再見母親一面,在她面前跪下,

 

再次輕吻她的雙手。

 

一點尊嚴

看著薩梅爾潰爛的右腿,與沾滿血漬的床墊,

 

他需要醫療、看護、與復健,

 

更重要的是,

 

他需要一份職業訓練,日後能自給自足。

 

這兩年二十四個月的計畫,

 

也許能為這虛弱的生命,

 

帶來多一點尊嚴與希望,

 

為這戰火下的人間,多一點溫暖與關懷,

 

有一天,

 

薩梅爾能把這份來自台灣的慈悲與智慧,

 

傳遞給更多需要幫助的人們。

 

120萬新台幣,

 

能給薩梅爾兩年的醫療、復健、看護、與職業培訓,

 

給他一個活下去的希望,

 

給台灣中心一個機會,

 

給苦難的人間一些改變,

 

給我們的下一代 ,留下一個故事。

 

請幫助薩梅爾,

 

一條褲子、一條腿的男孩。

 

單膝下跪 鄭重感謝

 

裘振宇

執行長

台灣雷伊漢勒世界公民中心

 

2021/12/20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