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灣雷伊漢勒世界公民中心

台灣教授在敘利亞戰火下蓋房子 林懷民:我佩服到不行

2020/12/11 天下雜誌

花了近20年在世界流浪大半圈的裘振宇,在土耳其邊境雷伊漢勒,蓋出一所「台灣中心」。從沒蓋過房子的他,為何願意在漫天烽火的城市獻出第一次?台灣建築界、藝文界的多位名人,又為何力挺他的計劃?

裘振宇任教於土耳其畢爾肯大學(Bilkent University)建築系,他在土耳其邊境雷伊漢勒,蓋出一所「台灣中心」。圖片來源:王建棟

「我們來拍你的紀錄片好不好?」曾以《愛你愛我》拿下柏林影展最佳導演的林正盛,對著土耳其畢爾肯大學(Bilkent University)建築系助理教授裘振宇說。

事發時間在11月間,剛結束14天居家檢疫裘振宇到林正盛位在關渡的工作室,簡報他在土耳其展開的「台灣-雷伊漢勒世界公民中心」(台灣中心)計劃。台灣中心10月揭牌,將作為敘利亞難民、土耳其民眾的教室、工作室與清真寺等場域。

到處拜會各界人士,為台灣中心計劃募款、尋求資源的裘振宇,吃了一驚。他完全沒想到這位素昧平生的名導演,竟提出這個要求。

裘振宇

  • 出生/1979年
  • 現職/土耳其畢爾肯大學建築學系助理教授、台灣-雷伊漢勒世界公民中心執行長
  • 經歷/芬蘭阿爾托大學建築學系博士後研究
  • 學歷/澳洲墨爾本大學建築博士、美國哥倫比亞大學都市設計碩士、中原大學建築學士

「我一事無成、蓋房子蓋一半,搞不好還爛尾,怎麼會有人想拍片啊?」裘振宇不解地問。

「一事有成的人太多了,大家搶著拍,」林正盛直爽地回答,他想拍的是沒那麼偉大的人,「但是年輕人看了會覺得,只要願意,不會只是安逸在某個地方,其實我們都做得到某些事,生命都會不一樣。」

林正盛30年來拍過7部紀錄片,距上部作品問世已5年。見過裘振宇一次,便拍板紀錄片拍攝計劃。

林正盛看中裘振宇的人生故事,「流浪這件事對年輕的生命太重要了,」林正盛強調。

戰火下的庇護之地

雷伊漢勒(Reyhanli)位在土耳其東南部邊境,距離敘利亞第二大城、位在西北部的阿勒坡(Aleppo)約60公里——比台北到新竹還近。也因此,成了敘利亞民眾躲避內戰的第一站。

人口僅10萬的雷伊漢勒,如今還有12萬敘利亞難民,是個隱藏種族衝突危機的火藥庫。

裘振宇首次踏上雷伊漢勒的前一個月,當地才因土、敘兩國交火的「橄欖枝行動」(Operation Olive Branch),遭百枚飛彈襲擊;中心去年9月動工的前7週,基地附近也遇到自殺炸彈攻擊。

製圖/李郁欣

總說自己是「外星人」的裘振宇,為了基地調查,3年內與團隊造訪雷伊漢勒30多次,取得市長哈吉歐魯(Mehmet Hacioglu)信任,還任命裘振宇擔任台灣中心執行長。

台灣中心由台灣外交部出資1200萬,雷伊漢勒提供約1800坪土地;52個單元的牆面,是隔開土、敘邊境,4公尺高的混凝土牆;在陽光下閃閃發光,鍍鋅鋁合金板搭起的拱形屋頂,則源自5年前,在敘利亞內戰被砲火摧毀的阿勒坡大清真寺拱形迴廊。

中華民國駐土耳其代表鄭泰祥觀察,裘振宇是個理想與完美主義者。但「完工」的台灣中心僅有牆面與屋頂,沒有門窗、室內裝修,怎麼看都像爛尾樓,與他的個性南轅北轍。

背後是裘振宇的精密盤算。「房子如果蓋完,市長就會拿走;拿走以後,敘利亞人就用不到,我一定要確保這些資源是給最需要的人,」裘振宇深諳當地部落政治的風險,以經費不足為由,將裝修工作交給進駐各單元的非政府組織負責。

裘振宇提供

裘振宇提供

裘振宇要在雷伊漢勒打造新產業——讓難民、居民形成自給自足共同體。

他動用存款購買材料,讓敘利亞婦女手把手指導同胞,製作動物造型圍巾,透過電商賣到全世界。他樂觀地預期,2021年有千人參與。

他要讓在地市長有政績、逃難的敘利亞婦人能維生。「每個人都要幫,如果不這樣做,什麼事都做不了,」裘振宇說。

聯合國在雷伊漢勒的難民營(Sutterstock提供)

把台灣帶往世界

明明有安穩教職,卻又像個偏執狂,投入台灣中心計劃,想盡辦法讓所有人「被公平對待」,是來自裘振宇生命經驗的投射。

「5、6年前吧,同樣是外面那張桌子,他跑來跟我說他很生氣,台灣什麼事情都被打壓,所以要趕快讓台灣的建築(在國際被看見),」田中央聯合建築師事務所創辦人黃聲遠,轉頭望向辦公室外的露台。得獎無數的黃聲遠,是台灣當代最具影響力的建築師之一。

專長是建築史的裘振宇,在美國哥倫比亞大學、澳洲墨爾本大學分別達到拿到碩博士學後,到芬蘭阿爾托大學(Aalto University)建築系擔任博士後研究期間,系上一位跟他要好的教授即將退休,原以為自己有機會遞補的他卻被告知,「裘,你千萬不要申請,我們已經決定好人選了。」

「一個黃皮膚的亞洲人來教文藝復興,怎麼可能?」大學時期,因性向、個性曾受不平等對待;接著到美國、澳洲求學,也待過芬蘭、瑞士,台灣在國際社會的處境,裘振宇再清楚不過。

他向全世界大學丟出履歷,同時著手把台灣建築帶到全世界。

他形容自己像個保險推銷員,抱著裝滿提案的資料夾,走遍歐洲一家家建築博物館「賣保險」,讓歐洲建築學者到台灣,也把黃聲遠與田中央的建築,帶到歐洲舉辦巡迴展。

「他本就是很有衝撞力的人,他的做事,也會比你期待的多很多,」教過裘振宇的中原大學建築系助理教授蔣雅君說。在裘振宇穿針引線下,不只田中央的建築進入歐洲,2021年在德國慕尼黑登場的建築展,也將見到台灣不少特色建築。

裘振宇加入台灣中心籌備,也是4年前到土耳其任教後,想在當地推展田中央展覽,才與駐土耳其代表處開啟合作契機。

黃聲遠觀察裘振宇,「他之所以可以驅動這麼多,別人覺得非常困難的事發生,一定是因為看到他的奮戰不懈,觸動某些重要人物在生命上的某些缺憾,很想接觸他,不希望他再受傷。」

「有時候很擔心他,可是又覺得不應該擔心他,因為你擔心他,對他是最大的扼殺,」黃聲遠內心常感矛盾。因為,當裘振宇好不容易透過台灣中心,找到屬於他的自由,揮灑生命,「這難道不是我們本來要追求的嗎?這非常美好啊!」

 

林懷民:我佩服到不行

看在雲門舞集創辦人林懷民眼中,裘振宇在土耳其不畏漫天烽火與政治鬥爭,所做的人道救援、想實現公平正義,是很多人想做卻沒去做或不敢做的事,「我跟他說,這個東西會不會圓滿已經不重要了,他真的拚了全力,做到這裡我已經佩服到不行,但我覺得他還有一股勁在走,非常了不起。」

林正盛則從裘振宇身上看到剛入行的自己,因此燃起為他拍紀錄片的衝動。

林正盛曾任麵包師10年,又念完電影編導班9年,才執導首部劇情長片《春花夢露》,在國際展露頭角,為人生定錨。

「(裘)可能跟我走不同的路,可是有某些狀態是相同的,都是跌跌撞撞,一開始並不清楚,就往那邊走,」林正盛說。

土耳其新冠疫情嚴重,雷伊漢勒地區更隨時會有炸彈攻擊,林正盛仍決定要飛到當地拍攝,並走訪裘待過的芬蘭、澳洲。經費初估至少千萬。

或許土耳其不會是裘振宇流浪的終點,台灣中心也可能受制於雷伊漢勒內外的太多的不確定,或許變質,或許歸零,「但我就做這一次。」

裘振宇此刻是根燃燒中的蠟燭,將他生命中的不平等匯聚成火光,映照出心中想望的美好。(責任編輯:李郁欣)

發表迴響